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推理故事:“安睡”梦乡的流浪汉

“来来来老赵,今天晚上我们要再大战三百个回合,我一定把你杀的个片甲不留!”一个小房子内,微胖的中年男人正摆弄着棋盘,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看起来六十多…

“来来来老赵,今天晚上我们要再大战三百个回合,我一定把你杀的个片甲不留!”一个小房子内,微胖的中年男人正摆弄着棋盘,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看起来六十多岁。

两个人都是有棋瘾的人,所以即便现在已经天黑,还是选择在这个时候下棋,看起来没有一点要睡觉的意思。

“山小子,你可别说大话,今天晚上肯定又是你输!”老赵不甘示弱,要知道他下棋的时间可都快赶上李大山的年龄了。

“咱今天晚上就再来试试!”摆好棋盘后,两人相对而坐开始了今天晚上在棋盘上的较量,不知不觉已然是深夜。

两个人一直下到了半夜一点多,还是老赵赢多输少,他的年龄大了,到这个点眼睛已经酸涩不已,于是又下完一盘后他摆摆手说要回家睡觉,太困了。

李大山也没留他,他也困,于是在老赵走了之后,他连棋盘都没收拾,就这样一头倒在床上昏睡起来。

天渐渐变亮,一个短发的中年妇女手里提着保温盒来到了李大山的房子,说是房子其实也算不上,因为就是一个不怎么结实的铁皮屋。

刘英推门进去,一眼就看见躺在床上的李大山,“大山,这都快十点了你怎么还在睡觉啊?快起来吃饭吧,今天早上我熬了小米粥,炒了个菜花。”

推理故事:“安睡”梦乡的流浪汉

她便说便把东西往桌子上摆,可是李大山依旧没什么反应,刘英只好走上前去叫醒他,刚把被子从他头上掀开,刘英就尖叫一声倒在地上,惊恐的看着床上已经凉透的李大山。

一小时后,梁栋带人赶到现场,陈一凡也带着东西来了,在尽量不破坏现场的情况下,他戴上手套开始对尸体进行检查。

“死者口鼻处有明显的尸僵,说明生前他的口鼻出被人用力的按压过,他的牙龈也有出血点,四肢没有反抗的痕迹。”

“但是在他的胯部两侧也有明显的尸僵形成,应该是凶手趁着死者在熟睡的时候骑在他的身上,用被子捂住了他的口鼻,造成机械性窒息死亡。”

陈一凡站在尸体旁边比划了一下,让梁栋了解当时的案发现场是什么样子的,随后他又拿起床上的被子再次在死者身上比划了一下。

“按照常理来说,如果有人骑在你身上,你的四肢是可以挣扎反抗的,可是死者的四肢完全没有反抗痕迹,那就说明当时他身上还盖了一层这样的被子。”

“这被子把死者的四肢裹在里面,让他无法进行反抗,最关键的是,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一丝血迹。”陈一凡指了指床头上一个铁丝,上面有点点红色。

“应该是凶手在慌乱中不小心划伤出血沾上去的,现在马上取证带回去验DNA,这个人有很大的嫌疑。”陈一凡稳声说到。

一直在门口等待调查的刘英听见屋里那人说的话,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但她还是没有说话,就在这时,梁栋出来了。

“我是他嫂子,他平时一个人生活,算是半个流浪汉,家里也每个锅碗瓢盆什么的,所以我家那口子就让我每天来给他送点饭。”刘英解释,此时她的怀里搂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小男孩,是她的儿子。

小男孩好像知道屋里的男人没了,哭的很伤心,梁栋看见这场景眼神闪了闪但是不动声色。

第二天,DNA检测出来了,“铁丝上的血迹和死者的血迹比对过了,相似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但是不是同一个人,也就是说,这个人和死者是有血缘关系的,类似于兄弟姐妹。”

推理故事:“安睡”梦乡的流浪汉

梁栋听见这话,立刻待人出去抓人,现在凶手基本上可以锁定是谁了。

审讯室里,李大海面色灰白的坐在椅子上,看见警察手里拿出来的证据,他隐忍着不说话,但即便他不说话,就凭这些证据,也是能够定罪的。

“李大海,事到如今,你还不肯承认自己的罪行吗?”梁栋开口问他。

李大海突然笑了,像是自嘲:“我承认,我怎么不承认,就是我杀的,那有怎么样,他这样的人就该死。”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恨。

“就因为他,老婆老婆不是我的,结果儿子也不是我的,我被绿了十几年,就算他是我的亲弟弟又怎么样,我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

梁栋看着他疯狂的样子,觉得有些可悲,但是一想想,更可悲的或许是刘英和她的孩子,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依靠,可是这又怪得了谁呢?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