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丈夫起死回生,寡妇终于迎来了“春天”

“李婶子,听说村东头那寡妇田里种的桃花树开花了,你去看了吗?哎呦我跟你说那我桃花盛开的可漂亮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真好看啊!”村里的小路上,王大娘右胳膊上挎着篮子…

“李婶子,听说村东头那寡妇田里种的桃花树开花了,你去看了吗?哎呦我跟你说那我桃花盛开的可漂亮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真好看啊!”

村里的小路上,王大娘右胳膊上挎着篮子,篮子里面似乎还有几枝刚摘下来的桃花,是她准备带回家熬桃花粥给孩子喝的。

“是吗?那我等会儿也看看去,你别说这寡妇长的不怎么样,这种树倒是有一手,那几棵快要枯死的桃树,还真的让她给种活了!”李婶子擦擦沾着水的手说到。

“谁说不是呢,你要说这刘寡妇也挺可怜的,嫁来我们村没几年,她丈夫就死了,她也不改嫁,就守着后山她家里那片桃林,说起来也是个苦命人。”

两个妇女就这样在李婶子家门口说起了八卦,直到有人路过她们才停下话头,没多久王大娘就提着篮子走了。

而她们口中的的主人公刘寡妇正坐在自家的后山桃林里看着里面疯跑的孩子淡淡的笑着,只不过没有一个孩子敢靠近她,因为在她的旁边,就是一个坟墓。

坟墓前面立着一个简单的木头牌子,上面写着“夫赵景山之墓”,落款是爱妻刘玉玲立,很显然,这就是她丈夫的墓碑。

丈夫起死回生,寡妇终于迎来了“春天”

不过全村的人都知道,这只是一个衣冠冢,因为赵家小伙子是在战场上死的,五年前他去参军,三年前死讯传来,只有一封官府告慰的书信和五十两银子,外加一身带血的衣袍,连个尸首都没见着。

死讯传来的第二天,刘玉玲就在后山的桃花林旁边立了一个衣冠冢,然后每天都尽心的栽种着桃花树。

因为这是她丈夫赵景山临走前和她一起亲手种下的,这是她最后的念想,她要守护好,一定要把这些桃花树养活。

自她成了刘寡妇之后,独自一人生活,没有一儿半女,有很多媒婆都上门给她打听,但都被她赶了出来,她知道这些人都是冲着那五十两银子来的。

那是她丈夫拿命换来的,她不可能让任何人得手。

这天,这个偏僻的村子忽然来了一大伙人,这些人手里有些拿着棍子,但更多的人手里拿的都是铲子之类的农具。

有人找来了村长,但是那伙领头的人直接略过了村长去了刘寡妇家里,他们一伙人把后山的桃林都围了起来。

“刘夫人,这是三百两银票,我们大人想把你后山的这片桃林里的桃树都买了,希望你收下这银票。”为首的一个壮汉拿出三张银票。

一旁围观的村民都有些生气,这分明就是强买强卖,刘寡妇没有接银票,直接拒绝:“我是不会卖的,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壮汉冷笑了一声:“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啊!进去挖!”壮汉把银票直接扔到了刘寡妇的面前,然后吩咐手下人直接去挖树,这就等于明抢了。

刘寡妇看着他们推到栅栏,赶紧上前阻拦,可是就凭她一个妇人怎么可能抵得过这么多人,她直接趴在地上用身体护着自己的桃树。

丈夫起死回生,寡妇终于迎来了“春天”

周围的村民都看红了眼,这村里谁家的孩子没在这桃花林里玩过?有几个男人直接大吼一声上前和那些外来人厮打起来。

有人首当其冲,村民全都自发的一拥而上,抢夺那些人手里的棍子和工具,虽然也有人被打,但他们的力量也是能坚持的。

村里的妇人看见自家老爷们儿被打了,也纷纷拿着手头上的工具对着那些外来人打,而外来人为首的那个壮汉,显然是个练家子,他是最难对付的那一个。

和他对打的村民都受伤了,此时壮汉正红着眼手里举着一个棍子要打在倒在地上的村民,但在千钧一发之时,一只利箭破空而来,射在了壮汉的左肩膀上。

这一变故让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他们拿着棍子互殴没什么大问题,可是这牵扯上箭只可就有问题了,这东西只在官兵手中有。

这时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脚底下的土地在微微颤动,不远处一伙人正骑着马飞奔而来,为首的男人手中正握着弓箭。

马蹄声由远及近,当村民看清为首的那个男人时,不由的惊呼,活像见了鬼,而此时的刘寡妇早已泪流满面。

她的脑海中回想起丈夫临走前的一个场景,两个人依偎在后山的一个小土坡上,看着才刚刚发芽的桃树,赵景山说:“等着些桃树开了花,我一定会回来的。”

于是她守了这里一年又一年,今年桃树开了花,而她的丈夫,也回来了…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