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悬疑故事:来自被家暴妇女的反抗

有些崎岖的山坡小路上,一位头发花白,大概五六十岁的老人肩上挑着担,两头都挂着水桶,脚步还算轻松的有着,不一会儿他就来到了自家的井口前。他像往常一样把水桶绑上绳子…

有些崎岖的山坡小路上,一位头发花白,大概五六十岁的老人肩上挑着担,两头都挂着水桶,脚步还算轻松的有着,不一会儿他就来到了自家的井口前。

他像往常一样把水桶绑上绳子放下去,可奇怪的是他怎么也捞不到水,他又把水桶提上来,趴在井口边上往下看。

老人家里的这口井井口不是很小,再加上现在正是上午阳光好的时候,即便井口里有些暗,他还是能看见井里面被扔了许多的杂草和枯枝烂叶。

他生气的咒骂了两声:“哪个缺德的人往我井里扔东西!让我抓住我非得把你似乎打开花!”他的声音不小,但是在这空旷的山坡上,也只有沙沙的树叶摩擦的声音能回应他了。

为了取水,他只好用比较长的棍子一点点把井口里的树枝杂草看出来,捞的差不多后,他再次把水桶放下去,可还是打不上水,他更奇怪了,于是再次趴下看向井里。

这一看不得了,他差点吓得自己掉进井里,只见原本应该清澈的井水,此时正漂浮着一只发白的脚……

因为报案地点距离市区有些远,所以等刑警大队队长带着人去到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以后了,梁栋看着现场走来走去的地方民警,有些头疼。

悬疑故事:来自被家暴妇女的反抗

“现场这么多人,周围的线索肯定都被破坏了。”他看向身后提着箱子戴着口罩的男人,有些心虚,因为这种案子,现场的线索比较重要,很有可能就是破案的关键。

“不用你说我也能看出来。”法医陈一凡没什么好气的说,他和助手走上前,看着还没被捞上来的尸体没说什么,只是先对周围做了简单的检查。

“这尸体看着浮肿程度估计泡了有两天左右的时间,具体死因现在看不出来,我们要把尸体带回去尸检。”陈一凡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尸体,随后和助手把它搬到装尸袋里搬上了车。

梁栋则继续在现场进行调查,他看着井口边沾着水的一堆枯枝烂叶,这应该就是刚才老人捞上来的,他又随意看了看周围,发现有一个地方也散乱着相同的枯枝,他顺着地上的痕迹走过去,发现了尽头的一堆枯枝。

看样子应该是附近的村户在山上捡来堆在一起准备拿回家烧柴的,“大爷,你家里这口井除了你们家,还有谁知道,还有,这堆木头枝子都是谁的?”梁栋问一直蹲在地上生气懊恼的大爷。

“我家这口井我们村里几乎都知道,这堆木头枝子是我们隔壁老王家媳妇捡的,我经常看见她往家里抱这些东西。”老人如实回答,梁栋没再多问。

下午三点,警局解剖室内,梁栋戴着口罩现在陈一凡面前说着死者的情况,而陈一凡面前就是尸体。

“死者名王志,就是山下的那个管村里的村民,就住在报案人的隔壁,今年三十七岁,无儿无女,有一个老婆。”

“听村里人说,他经常和他老婆吵架,因为他老婆不能生孩子,所以王志一直对她算不上好,喝多了也会动手,不过这个王志媳妇也不是忍气吞声的性子,也会还手,只不过力气没有王志的大,所以也是挨打的那一个。”梁栋说到这里停了停。

陈一凡点点头指着尸体腹部两侧的青紫色痕迹说:“初步判定,死者的死因是脾脏破裂,他的腹部两侧有这种边缘明显的圆形伤痕,作案工具暂时不清楚,但这是致命伤。”

梁栋看着伤口眼神闪了闪,没说话,“此外,在死者的背部还有大片的拖擦伤,这些拖擦伤并没有生活反应可以判定是时候在移动尸体的过程中形成的。”

悬疑故事:来自被家暴妇女的反抗

“能形成这种拖擦伤,说明凶手的力气并不是很大,之前没打到能把死者背起来或者提起来,所以才会选择这种抛尸方式。”

梁栋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死者的家里。”说完后他快步走了,他现在有初步怀疑的对象了。

审讯室里,一个中年妇女低着头沉默,她想了半天,最终开始开口:“我承认,人是我杀的,可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时失手,误伤了他。”

“不过他死就死了,像他这样的男人,不死留在社会上也是个祸害,在知道他死了以后我就没想着能安稳的过下半辈子。”

女人的声音在审讯室里回荡,她的语气波澜不惊,好像看淡了生死,她就是死者的老婆,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