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我可以不听话但你要听话”,姐姐的逻辑我搞不懂

“妈妈,姐姐说了,要是我们想做美容的话可以去找她,你要去吗?”在听见老妈抱怨说自己的皮肤越来越干之后,我突然想起来老姐的话,然后转达给老妈,谁知这句话就像点了炮…

“妈妈,姐姐说了,要是我们想做美容的话可以去找她,你要去吗?”

在听见老妈抱怨说自己的皮肤越来越干之后,我突然想起来老姐的话,然后转达给老妈,谁知这句话就像点了炮筒一样,我妈顿时就炸了。

“别跟我提她!”老妈立刻放下摸着鱼尾纹的手瞪着我,我被她这个样子吓了一跳,愣愣的看着她,觉得她发这么大的脾气真的没必要。

“妈!我说你就不能想开一点吗?姐姐现在这样不也是挺好的吗?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业,钱也不少挣,还找了一个富二代男朋友,你到底有哪里不满意的?”

我放下手中的薯片无语的看着她,虽然我知道这样说话会让她更生气,可我也不能不说,我觉得她有点独裁了。

“哪里满意?我哪里都不满意!你看看她现在的这个工作像一个正经的工作吗?给人家做美容,说出去还不够丢人的,这是她应该干的事情吗?”

“我和你爸花钱供她上大学了,不是为了让她干这个的,她当着好好的会计不当,非要去当什么美容师,她能给谁美容,就她那个一脸的青春痘谁看了能相信她的手艺?”

“我可以不听话但你要听话”,姐姐的逻辑我搞不懂

老妈说起这件事情就没完没了,翻来覆去就是怪老姐没有听她的话去安稳的当一个会计,按照她给规划的路走下去。

可是我越听越生气,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梦想的权利,要是每个孩子都一定要按照家长的计划生活,那还倡导什么独立自主,都活成啃老族不就行了。

“妈,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总是这样,姐姐才不愿意回家,你干嘛总是逼她干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呢?你就让她自己去闯不好吗?现在老姐不是一样过的很好?”我忍不住反驳她。

“你个小孩子家家懂什么?我这样都是为了她好,别光说她,你看看你自己,整天把自己弄得跟一个假小子一样,以后不许剪头发了,给我留长发!”老妈说不过我又把炮口对准了我。

“我就不!我不喜欢长发,长发不方便,我干嘛要因为别人的喜好改变自己,我就要剪短发!我才不像我姐一样活在你的强压之下,你要再这样我也离家出走!”

我从沙发上起来站在我妈面前和她对峙,不过我这话让她又气又伤心,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我拿起旁边的手里就溜了。

我从家里出来后在路边打了个车直奔老姐的美容院,现在这个点她肯定在店里,虽然我现在去她肯定会说我,但总比在家里听老妈唠叨好。

因为我来的次数多,美容院里的员工基本上认识我,我刚进去,前台英姐就告诉我老姐刚出去,一会儿回来,让我在沙发上等等。

我点点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继续躺尸,在这里可比在家里放松多了,英姐还给我端来一盘水果,我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边玩手机边吃。

“我可以不听话但你要听话”,姐姐的逻辑我搞不懂

“你怎么来了?不在家好好待着老是往这里跑老妈肯定会说你的。”我正玩着手机,老姐回来了,听见她的话我撇撇嘴没回答。

“怎么?又和老妈吵架了?不是和你说过尽量要听老妈的话吗?今天又是怎么回事?”她略有些疲惫的坐在我身边问。

“听话?如果你也听话的话就不会开这个美容院了。” 我毫不客气的揭穿老姐语言里的漏洞,她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也不一定能做到。

“怎么回事?怎么不听话了呢?”老姐拍了一下我的头,我看周围没有人,也学着她仰躺在沙发上,看着她闭着眼快要睡觉的样子,我心里有些难受。

“姐,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家,你已经好久都没有回家了。”我有些幽怨的说道。

我清晰的看见她的睫毛颤抖了一下,但还是没有睁开眼,“老妈现在提起我不生气了?你觉得我回家再被赶出来的几率有多大?”她漫不经心的问,但我还是感受到了她的无奈。

对于她的问题我也无法回答,今天要不是因为我提了一句老姐,老妈也不会这么大的反应,和我吵起来。

“小妹,你别看我现在过的很好,可我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对不起老妈的,有时候我就想,如果当初我就听老妈的话,当个会计又能怎么样呢?”

“可我同时也觉得,当初走这条路我也并不后悔,那个时候就是不甘心啊,我不甘心自己这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所以宁愿惹家里人生气我也要出来。”

“所以自始至终这都是个两难的选择,就看你自己怎么想了。”

老姐的这番话令我陷入沉思,难道父母和理想真的只能选一边吗?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