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我的丈夫失踪了…”,农村妇女的喃喃自语

“喂……是警察局吗?”电话里,一道比较沙哑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好像是个妇女。“是,请问女士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接警员快速问到,时间长了已经形成了习惯,虽然语速快…

“喂……是警察局吗?”电话里,一道比较沙哑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好像是个妇女。

“是,请问女士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接警员快速问到,时间长了已经形成了习惯,虽然语速快,但是对方肯定能听见,这声音也显得比较专业。

但是这次不一样,那个妇女犹豫了一下,支支吾吾的说:“那个,同志,我要报案,我的……我的丈夫失踪好几天了,我怀疑他被人杀了,你快派人过来吧!”

接警员愣了一下,随后确认般的问:“女士,您没说错吗?你说你的丈夫被人杀了?有什么证据吗。或者说……您找到您丈夫的尸体了?”

“我没有找到他,但是他真的好几天联系不上了,他无缘无故的失踪了,你们快派人来吧!”妇女听出来接警员在怀疑她,于是重复了好几遍,最后把地址报上后挂了电话。

接警员也是一头的雾水,但她还是先和当地的派出所进行了联系,让他们去看一看,无论是不是真的,人民有需求,他们就要帮助人民。

三天后,梁栋带着人来到了三立市一个比较偏远的小村子,他刚下车就踩了一脚的泥土,他穿的是皮靴,还好一点,他下意识的看向后面那辆车上下来的西装革履的男人。

“我的丈夫失踪了...”,农村妇女的喃喃自语

果然,那男人踩了一脚泥后,紧紧的皱起了眉头,不过他到底是没有说什么,而是提着箱子往案发现场走过去。

不远处一个小树林里,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正在拍照提取现场的痕迹,不过昨天晚上刚刚下了一场大雨,基本上也没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梁队,陈法医,你们来了。”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和梁栋打招呼,他是当地派出所的所长,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碰见命案,所以他也来了。

“现场怎么样?”梁栋戴上手套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案发现场靠近,看着暴露在编织袋外面的尸体,他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又看看周围环境,得了,没有监控,想找凶手恐怕难了。

“市里的痕检科正在调查,是这样的,这位就是死者的妻子,是她发现了她丈夫的尸体,具体的情况只有她知道,我们问什么她也不说,非要等到大领导来。”所长无奈的说。

梁栋转头看向那个留着枯黄色长发的女人,她看起来不悲不喜,好像地里被埋的不是她的丈夫,而是一个完全和她无关的人。

十分钟后,梁栋把女人带到了一个临时搭的一个询问室里,只有简单的一张桌子和两张凳子,他手里拿着录音笔和笔记本。

“这位女士,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说了,这里没有别人。”梁栋打开录音笔后才开口,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心里觉得奇怪。

“我丈夫的这件事情,你能做主吗?”女人没有抬头,开口问他,“当然,我们会尽力查明真凶,把对方绳之以法的,没有人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梁栋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认真,女人紧紧攥着的手松了松,这才缓缓开口:“一个星期前,我丈夫被人一个电话叫走了,似乎是对方什么急事找他。”

“他经常这样,被人一个电话叫走,然后一两个月不见人影,也不怎么和我联系,但是这次不一样,他走之前和我说,如果他这次出去三天后没有和我联系,就代表他出事了,让我报警。”

“我的丈夫失踪了...”,农村妇女的喃喃自语

“他走以后三天,果然没有联系我,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可能真的出事了,但我还是等了等,于是第四天上午的时候我报了警,可是警察来了以后说我是胡说的。”

“说我的丈夫只是暂时没联系了而已,会回来的,可是我相信我的丈夫,他从来没有骗过我,这次更不可能,于是我只能自己找。”

“我开始回忆他这段期间以来的行为,突然想起来他这段时间每天早上都会去一趟我们家东边的那个小树林,于是我也去了小树林。”

“前两天我都没发现什么,可是昨天晚上下了大雨,我今天早上再一去的时候,就看见了被雨水冲出来的编织袋,那里面……装的就是我丈夫。”

女人的声音很平稳,听起来没什么情绪,就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和自己丝毫没有关系,这时梁栋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拿起一看,是一条短信。

“我们在死者的手里,发现了一节被扯下来的碎花套袖。”

梁栋猛然抬头看向对面女人的手臂,那上边也是碎花套袖,而她的右手出,赫然是被损毁的痕迹……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