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离婚前丈夫突然“犯病”,他的挽回为时已晚

当我看见程凡和莉莉在后车座上疯狂争执辩解的时候,我的心很累,我甚至想把这两个扔下车,但是不行,我们现在正在高速上,不能随便停车,也不能随便扔人。“程凡你是不是个…

当我看见程凡和莉莉在后车座上疯狂争执辩解的时候,我的心很累,我甚至想把这两个扔下车,但是不行,我们现在正在高速上,不能随便停车,也不能随便扔人。

“程凡你是不是个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就算了,我们小雅不稀罕,但是你不仅花天酒地,喝醉了居然还有脸让我们去接你!”莉莉毫不客气的说。

“你懂什么?我是那样的人吗?是杜飞他们非要玩真心话大冒险,我才误打误撞的给文雅打了电话,我本来是不想给她打电话的,我怎么可能给她打电话。”程凡面无表情反驳她。

“你什么意思!你老婆是文雅!你不给她打电话你还想给谁打电话,给你那些外面狐狸精吗?”

“你胡说什么!谁在外边有狐狸精!你把话讲清楚,这样说话我是可以告你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酒的原因,一向话少的程凡就这样和莉莉争执了起来。

我烦躁的看着告诉四周的情况,注意两边的车辆,我的头马上就要被吵炸了,听见后面两人说话越来越过分,我受不了了。

“好了!你们别说了!烦不烦人啊!我要专心开车,都给我闭嘴!”我不耐烦的出口制止两个人的争执。

离婚前丈夫突然“犯病”,他的挽回为时已晚

或许是程凡第一次见到我对他这个态度,有些不相信的睁大眼睛看着我,而莉莉则是双手抱胸脸朝窗外不再看程凡。

车内顿时安静了很多,我心里松了口气,继续专心的开车,因为是晚上,高速上车不多,我车技不是很好,所以开的不是很快,后车座的两个人也不说话。

幸好没有多长时间就下了高速,半个小时后我把车停在了地下车库,然后下车打开后车座的门。

“你怎么样?自己还能走吗?”我皱着眉头看着醉酒的程凡,另一边的莉莉已经下车了,走到我身边拉着我就往电梯的方向走去,看她的意思是不想让我管。

我看程凡也没睡着,正坐在后面揉太阳穴,想来是可以自己走路的,还没到不省人事的地步,于是就跟着莉莉走了,没管他。

回到家后我一看墙上的闹钟,凌晨两点零八分,心里感叹一声,今天晚上的美容觉可算是完了,这个点正是人应该熟睡的时候,而我们却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行了,都赶紧睡觉去吧,我给你冲一杯蜂蜜水,你喝完再睡吧,要是想吐就去厕所,来不及的话我就在你床边放一个盆,你吐的时候小心一点。”

说着,我走向厨房,拿出蜂蜜开始冲温水,莉莉还想说什么,被我一个眼神制止了,都这个点了,我实在是没有力气闹腾了,该睡觉都睡觉去吧。

程凡在接过蜂蜜水的时候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眼里什么意思,但现在不是谈心的好时机,“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回去好好休息。”说完我便回了侧卧。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没有什么好谈的,毕竟我们都要离婚了,这个时候再虚情假意的哭一场,未免有点不值当,他心里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我却很坚定自己做要离婚的念头。

我和程凡结婚三年,这三年的时间我们住在同一所房子里,可就是没有夫妻的感觉,他对我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总之就是有距离。

离婚前丈夫突然“犯病”,他的挽回为时已晚

在他的心里我就和一个他们公司的项目一样,只要维持好关系,是谁都无所谓,我是在上年才发现在他心里我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因为我看见了他对别的女人的态度,和对我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所以我才明白,他心里都没有我。

我知道在一段婚姻里说爱,说在乎很可笑,可我坚持认为,没有爱和在乎的婚姻是没办法进行下去的。

想到这里,我便没有那么多歇斯底里的恨意,反正他就是那样的人,我无法改变他,只能改变我自己。

所以一切的事情想通之后很简单,在他一个月前提出离婚的的时候,我表现得很平静,我早就猜到我们的结局会是这样,当它来临的时候,我反而没那么意外和痛苦。

倒是程凡,最近不知道犯了什么病,以前基本上不给我打电话的,但最近总是接二连三的给我打电话,我要是接不到他还会生气,不过在他生气的时候我会直接把电话挂掉。

我觉得他需要冷静一下才行,不然我们的离婚等不到两个月后,明天我就要拽着他去离婚,所以说啊,结婚之前要擦亮眼,找一个爱你的男人。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