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悬疑故事:收留离婚女的“好心”男人

下午六点整,正如天气预报发出的警告一样,在六点一到,办公室外面就飘起了雨点,陈同本以为这场暴雨能够撑到他下班回家再下,可现在看来已经不太可能了。他叹了一口气,办…

下午六点整,正如天气预报发出的警告一样,在六点一到,办公室外面就飘起了雨点,陈同本以为这场暴雨能够撑到他下班回家再下,可现在看来已经不太可能了。

他叹了一口气,办公室的其他同事陆陆续续的往外走,他们都是有朋友或者另一半来接的人票,不像陈同,典型的孤家寡人一个。

不过陈同内心并没有多大的波澜,他就算就对象也不会和这些八婆说,在他的眼里,这些人根本就不配知道他的事情。

陈同在办公室坐到了六点半,眼见暴风雨没有丝毫消下去的意思,他的不等了,家里还有人等他回去吃饭呢,一想到家里的暖饭甜汤,他的心就像暖炉一样。

他收拾好东西后下楼,一出公司的门,迎面而来的一阵狂风让他不得不拿着公文包把自己的脸遮挡起来,路面上已经出现了积水。

他看了下周围的车况,只好狠狠心朝着不远处的公交车站跑去,等他到的时候身上已经完全淋湿,等了十多分钟始终没有车来。

悬疑故事:收留离婚女的“好心”男人

陈同想着反正家也不远,身上也淋湿了,不如就这样跑回家去,说干就干,下一秒他就冲进了雨幕,他为了能赶快回到家,走了平时都不会走的小巷子。

这条巷子里没有监控,窄窄的路连一辆车都停不下,陈同头顶公文包着急的跑着,过程中他抬头看了一眼前面,有一个身穿墨绿色胶质雨衣的人迎面走来,不慌不忙。

陈同下意识的往右靠了靠,在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的抬头,和男人对了眼,他看清男人的脸后,脸上只有惊愕…

小巷子里,胶质雨鞋不紧不慢的落在水坑里,溅起一阵阵脏污的雨水,在更远的地方,一个公文包静静躺在地上,旁边是缓缓晕染的红色血水…

这场暴雨下了一个晚上,路面到处都是积水,底盘低的车主都不敢开车,而在一个小巷子路口前,却停了三四辆警车,周围拉起了警戒线。

“这什么情况,有这么惨烈吗?这土都染红了。”梁栋赶来之后,看见的就是被染红的土地和躺在地上盖着白布的尸体。

“其实没有,只是尸体体内的血液都流干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大量的血迹,再加上昨天晚上下雨,血和雨水一混合在渗入地里,就成了这样的血土。”陈法医不慌不忙的解释。

“那死者的致命伤在哪里?”

“喉部,属于一刀毙命。”

“老张那里有刚发现的公文包正在检查,你去看一下确认死者的身份,联系一下死者的家属,尸体我先带回去尸检,不过很快就会给你尸检报告的。”陈法医说完之后便开始和助手搬动尸体。

梁栋则根据公文包里的资料,找到了位于案发现场不远的一家广告公司,让他奇怪的是,公司里死者王志的同事对于他的死好像情绪波动不是很大,顶多就是惊讶而已,震惊、悲伤和不敢置信这些情绪都没有。

按道理来说这不应该,王志好歹在这里工作也有两年的时间了,他的人缘就这么差吗?还是说…另有隐情。

悬疑故事:收留离婚女的“好心”男人

“警官你们不知道,王志这个人吧,有点阴森森的,他刚来的时候我们也很友好的和他相处,是他不理我们,而且他那眼神真太吓人了。”

“再加上他平时就做自己的工作也不喜欢和其他人交流,久而久之我们也就不怎么说话,除了工作上的交流,没有一句话是闲聊的。”同事说。

“那你们最近有没有发现王志有什么异常?比如说奇怪的举动或者言语。”梁栋问。

“你这样一说还真有,那天我路过他位置的时候看他正在盯着手机满脸的笑,要知道他平时不可能有这样的表情的,我猜他一定有什么事情。”两外一个同事说到。

梁栋又问了几句,按照公司资料上的地址找到了王志的家,按门铃时,一个女人来开的门,可资料上显示他是独居。

当梁栋说出王志的死讯时,女人顿时掩面哭泣,喃喃道:“是我害死了他!是我害死了他!”

原来,女人和王志并不是普通的情侣或者夫妻关系,她正在和自己现在的丈夫打离婚官司,因为家暴,但是她丈夫不同意,她在逃出来的路上遇到了王志,王志收留了她。

“他说过,如果我再不离开王大哥的家他就会杀了王大哥,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女人崩溃的泪流满面。

事已至此,只能说王志的命不好,但杀他的人,一定会被严惩不贷。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