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杀人还需要理由吗?”,反社会人格太可怕

不怎么明亮的审讯室内,一束强烈的白光照在犯罪嫌疑人马华强的脸上,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双手安分的放在桌子上。对面的梁栋突然把手中的文件夹往桌子上一扔,发出声响,马…

不怎么明亮的审讯室内,一束强烈的白光照在犯罪嫌疑人马华强的脸上,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双手安分的放在桌子上。

对面的梁栋突然把手中的文件夹往桌子上一扔,发出声响,马华强抬起头看他,梁栋则是笑了笑,然后说:“我也不知道你这种人到底有什么好坚守的。”

“你的那些同伴能早上你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大概就是看中你这种能死扛的性格了吧,还别说,你这种人确实挺适合当替死鬼冤大头。”

“行了杜飞,别审了,我们出去吃饭吧,反正其他人都交代了,审他也没什么意义,他这个牢是坐定了。”梁栋站起身拿着文件夹拍了一下杜飞,然后往外走。

正当他的手碰到门把手的时候,一直不开口的马华强慌了,“他们真的交代了吗?他们出卖了我?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不相信!”

梁栋看了他一眼,接着往外走,这时马华强才大喊:“我说!我说!我们还有一个上司!他才是幕后的主谋!人不是我杀的!我只是…只是负责抓回来而已。”

“杀人还需要理由吗?”,反社会人格太可怕

这时站在门口的梁栋,背对着马华强笑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原样坐回去开始正式审讯马华强,案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两个月以前,三立市内突然出现了一个犯罪团伙,他们大概四五个人,都是三十到五十岁之间的男人,开着一辆五菱面包车,车牌号时常更换,没一个是真的。

这个犯罪团伙会开着车在市里四处转,然后在人少的地方或者是没有监控的地方随机抓一个人上车,第二天这个人就会被抛尸在荒郊野外。

这种作案手法既猖狂又可怕,引起了市民的广泛观众,最近警局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都是市民打来问什么时候能破案的。

局长最近压力很大,只能勒令刑警队长梁栋尽快破案,只是这伙犯罪分子太猖狂,背后的资金支持也到位,前两次五菱面包车用完之后又换了一辆别的车。

这无疑给案件的侦查带来了很大的难度,短短的两个月内,犯罪团伙已经犯了四起命案,现在的市民大多晚上都不敢出门,一时间造成了惶恐。

而局长被上面叫去开会,肯定是挨了批评,回来之后朝着梁栋发了一通火,随后又让他赶紧去查案子。

最近的梁栋也是忙的脚不沾地,他把这四次的犯罪记录放在一起做了分析调查,发现他们每个两个星期就会犯一次案,而且时间地点都不固定,这简直就是无差别犯案。

还有三天的时间他们就要再次犯案,这次他布置了天罗地网,把警局的警力都调动出来,一定可以抓到他们。

三天后,十几个小组全都各就各位,梁栋找了人去当“诱饵”,身上装有GPS,旁边还有人监视,只要任何一组人有异动,他们就会立刻集中警力跟上去。

当天晚上的八点左右,第八组传来消息,说是他们放出去的诱饵被抓了,梁栋立刻带人前去,在通往郊区的路上把犯罪团伙的车辆截停,最终把他他们五个人都带回了警局。

“杀人还需要理由吗?”,反社会人格太可怕

出乎意料的是,这伙人一个比一个嘴犟,竟然都不肯说实话,警局把他们的照片放在资料网上进行比对,发现都不是只有一个是当地人,其余都是外省的。

不过梁栋想了一个办法,他一开始先审问的外地人,审了两天的时间,他们都不承认是自己杀的人,两天之后梁栋才去审了马华强这个当地人。

果然一诈就诈出来了,毕竟人心里的恐惧是不可能轻易克服的。

当天下午,梁栋就带着人在郊外的一个独栋别墅抓到了这次的主谋,前面的那四个人都是他杀的,男人看起来很平静。

金色的细边眼镜框我挂在脸上,看起来就像一个斯文败类,他在经过梁栋时笑了一下,杜飞小声的吐槽:“变态。”

他确实是个变态,当梁栋问他杀人动机的是时候,他却反问:“杀人为什么一定要有动机,我想杀就杀喽。”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就好像在说“今天中饭吃什么”一样正常。

这个男人具有反社会人格,梁栋一眼就看出了他眼里的冷漠,知道他说的是真话,再继续审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整理案件移交检察院就行了。

现在社会上确实有这种反社会人格的人,他们看起来和普通人一样,可是一旦疯起来,那简直就不是人了。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