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年轻男人掐指算卦信手拈来,这就是顶尖道士的自信

高速行驶的道路上,白真正无聊的坐在后车座上玩手机,前边他的死党正聚精会神的开车,他想和他说话也不能说,要不然会挨骂。低头玩手机玩累了,白真就抬起头看窗外,准备欣…

高速行驶的道路上,白真正无聊的坐在后车座上玩手机,前边他的死党正聚精会神的开车,他想和他说话也不能说,要不然会挨骂。

低头玩手机玩累了,白真就抬起头看窗外,准备欣赏一下外面的风景,好歹四周也是有绿色植物的,能缓解眼疲劳。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路虎从白真的车的右边驶过,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三秒,但白真还是看见了车顶上坐着的那位大哥。

他连忙往前趴,看见路虎超了一辆又一辆车,“老纪!快!快跟上前面那辆路虎!快!车上有大宝贝!”白真兴奋的拍着老纪的肩膀让他跟上去。

老纪跟着白真这么长时间,遇见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于是脚踩油门追了上去,而前面那辆路虎的司机也发现后面有人在跟着自己。

“霍先生,后面有人在跟着我们。”司机说,而霍骁连眼都没睁开,只淡淡说:“甩开他们。”下一秒路虎又开始提速,后面的白真也知道自己被发现了,悄悄把手腕上的一串紫色的珠子摘下来,对着它说了一句:“去吧,小心点。”

年轻男人掐指算卦信手拈来,这就是顶尖道士的自信

顷刻间,珠子就化作一缕烟雾飘向窗外,看方向是追着那辆路虎而去,“老纪,别追了,一会儿我们直接过去就行。”白真拍了拍前面的驾驶座的椅子,老纪果然放低车速。

半个小时后,白真和老纪在保镖不注意的情况下顺利的来到了六楼的VIP病房,结果病房门口还有保镖,他们也不进去,就顺势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来等里面的人出来。

白真坐在椅子上,都能感受到那间病房里的鬼气和浓郁的紫气,他真不知道是说这个鬼聪明还是该说他倒霉,偏偏就遇上了这么一位大佬。

几分钟后,霍骁脸色不太好的出了病房,他爷爷的病一直不见好转,可是医生都说身体没什么问题,只是器官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衰竭,这是正常的老化,不是病。

可霍爷爷总是意识不清说胡话,这让霍骁有些头疼,他一向是不信神佛的人,可现在他有点怀疑了。

保镖指了指白真的方向,霍骁看过去,而白真也扬起笑容露出自己的小虎牙冲霍骁招了招手,随即起身走了过去。

“霍先生好,这是我的名片,鄙人不才,在风水、算命、驱邪这方面小有成就,路上看您满面愁容,想必是家中老人身体出了毛病,所以在下就毛遂自荐,不请自来了。”白真说。

而霍骁看着手中这“名片”觉得有些可笑,这哪里是什么名片,简直就是随便撕下来的一块白纸,上面写着名字和号码。

要是在以前,霍骁早就二话不说吩咐保镖把这种居心叵测的人带出去了,可是今天…想想医生的话再想想爷爷的状态,霍骁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年轻男人掐指算卦信手拈来,这就是顶尖道士的自信

一进到病房,白真就“哦豁”了一声,霍骁奇怪的看着他,他只是笑着说:“看来这屋里挺热闹啊!”而旁边的老纪已经悄悄的站在门边不动了,这场面无论经历多少次他还是害怕。

为了让霍骁不认为自己是神经病,白真在空中起了一个灵咒,点在了霍骁的眉间,霍骁再一睁眼,眼前的一切彻底颠覆了他以往将近三十年的三观。

只见不算明亮的病房里,一个手持红缨金枪,浑身黑雾中搀着点紫气的长发男人站在他爷爷的床边,他旁边是一个身着紫色古裙装挽着妇人髻抱着琵琶的女人。

而他的爷爷眉间有一团深黑色的浓雾,看起来还带着点血色,他不由的看向了白真,“鸢姐,回来吧!”白真一伸手,那个抱着琵琶的女人就化作一缕白雾缠到了他的右手腕,重新变回一串紫色的珠子。

“我说,你还不出来吗?等着我把你打出来吗?”白真一进门就看出来霍爷爷的体内有一个恶鬼,本来这恶鬼在这位大佬面前是不成气候的,但偏偏他太狡猾,藏在了霍爷爷的灵魂里。

若是金枪大哥强行把他抽出来,那霍爷爷的灵魂也会受创,所以他才投鼠忌器迟迟不敢下手,太狡猾了。

白真看恶鬼不听劝告,摇摇头掏出随身携带的两张灵符,一张打在霍爷爷的额头上,一张悬在他的头顶。

下一秒,病房里就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一个身形扭曲的恶鬼被硬生生的从霍爷爷体内抽了出来,在完全剥离的那一瞬间,霍爷爷的呼吸平稳了许多。

恶鬼的身影在灵符的撕扯下慢慢的化为一缕黑烟,消失在空气中…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