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朋友老公总是观察我,男人的心思你别猜

在朋友诗岚提出要我和他们夫妻开一间房的时候,我是惊讶的,因为这很不方便,毕竟他们才是夫妻,我不可能和他们睡一间房。可是诗岚却说:“这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别把程凡当…

在朋友诗岚提出要我和他们夫妻开一间房的时候,我是惊讶的,因为这很不方便,毕竟他们才是夫妻,我不可能和他们睡一间房。

可是诗岚却说:“这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别把程凡当成男的就行了,正好孩子们一间房,我们一间房,多划算?快走快走,这天都快热死我了。”

诗岚说着就率先提着行李箱去电梯口了,孩子们紧随其后,而我则尴尬的看向程凡,他也有些尴尬的看着我,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跟着走了。

看见前台异样的眼光,我也赶紧提着行李箱走了,到房间后,我先去了儿子的房间,把他需要换的衣服还有其他需要的东西都归置好,然后叮嘱他不要乱动酒店的东西。

他不耐烦的把我退出房间,我知道他正着急和小宇玩游戏,小宇就是诗岚的儿子,我们的儿子是同岁。

其实原本如果要开两间房的话,是他们家三口人一间房,我和儿子一间房,但是两个孩子闹着要住在一起,没办法,只能让他们两个一间房,

这都马上要中考了,我也不想拒绝他的要求伤他的心,我是打算再另外给自己开一间房的,可是诗岚拦住我,说这样浪费钱让我和她们一起住。

朋友老公总是观察我,男人的心思你别猜

于是就形成了现在这种尴尬的场面,我坐在靠近外边的床上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因为另外一张床上诗岚正靠在她老公的怀里。

“英子,我们把床拼在一起吧,我睡中间,行吗?”诗岚突然出声,我犹豫了一下,但这小床确实睡不下两个人,我只好点头同意。

把床拼好后我的手机响了,看见来电人,我本不想接的,但诗岚一直看着我,我也不能不接。

“怎么了?”我轻声问。

“听说你来三立市了?你怎么不联系我啊?我可以给你们安排住宿啊!再说了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多不方便,你现在在哪里呢?你发个地址给我。”

电话那边的男人开始喋喋不休,我听的头疼,不由的出声打断:“陈天明!我是和朋友来的,就不劳烦你操心了,你忙自己的吧,我现在还有事情,就先挂了。”

挂断电话后,诗岚一脸八卦的看着我,就连程凡都放下手机看着我,“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这样的目光让我觉得不舒服。

“英子啊!给你打电话这人是谁啊?是不是你的追求者?”诗岚凑到我身边悄悄的问,我否认了,不太想让她知道这件事情。

“英子啊!不是我说你,你看你都离婚这么多年了,孩子也长大了,懂事了,你还年轻还是要为自己考虑的呀!如果有合适的男人,也别太挑,在一起得了!”

诗岚一副好心人劝告的模样让我觉得反感,什么叫我别太挑?我什么都没说她到像是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经过一样,这样说话还是我朋友吗?

朋友老公总是观察我,男人的心思你别猜

我没理她,坐在床上继续看手机,但我没想到的是,陈天明居然找来了,房间门敲响的那一刻,我还以为是孩子们有什么事情。

但是我打开门看见陈天明的那张脸,一下就愣了,下意识的问:“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看看你啊!还给你们带了夜宵。”陈天明提着手中的东西示意了一下,我想把他拉到一旁说话,可这时诗岚过来了。

“英子这是谁啊?你们认识吗?”诗岚探究的眼神在我和陈天明之间来回转,事已至此我只好互相介绍。

“这是我公司的合作伙伴,陈总,这是我朋友,诗岚。”我给双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陈天明自来熟的往房间走去,在看见程凡的时候还愣了一下。

“你们三个人住在一起?”他看向我,隐隐有些不高兴,我耸了耸肩没说话。

“对啊!这不是省钱嘛。”诗岚回答,陈天明点点不说话了,然后把夜宵放在桌子上招呼他们去吃,我想去叫儿子过来,但陈天明阻止了我。

“我刚才买了全家桶给他们送过去了,你先安心吃吧。”他笑着说,看来他见过我儿子了,我心里顿时不知道什么滋味。

其实陈天明正在追求我我知道,但是我不敢答应,因为他比我小太多了,再加上他也没有结过婚,和我在一起他太吃亏了。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陈天明把我拉到外边说:“你今天晚上必须另开一间房,不能和他们一起睡。”我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我还是问:“干嘛?我在哪里睡跟你有什么关系!”

“英姐,你是不是成心想把我气死!难道你想把我留下来跟你一起在这里睡吗?”他离我越来越近,我承受不了他的攻势连忙投降。

其实不用他说我今天晚上也会再重新开一间房,和朋友夫妻睡一间确实不好,这点道理我还是懂滴。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