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除非我死,否则她别想再婚!”,一句话断送一条命

“如果杀人动机不是感情和金钱,那还有什么?凶手大费周章的把尸体拆的七零八落,为的就是不让我们找到死者身份,那么恨他,一定是有仇恨的吧?”警局分析室内,梁栋坐在桌…

“如果杀人动机不是感情和金钱,那还有什么?凶手大费周章的把尸体拆的七零八落,为的就是不让我们找到死者身份,那么恨他,一定是有仇恨的吧?”

警局分析室内,梁栋坐在桌子面前看着白板上的人物关系图,脑海里试图找出死者周围的人对和死者的矛盾点在哪里,哪个矛盾点能构成杀人动机。

“其实也不一定,感情也分为好多种,友情、爱情、亲情等等,还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情感,比如说你可以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英勇赴死,这也算是感情的一种。”

徐海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睛,低声说,他也在分析凶手的杀人动机,他总觉得凶手那样处理尸体并不是出于仇恨,而是出于…方便。

“对了!其实这种分尸方法,除了凶手和死者有深仇大恨之外,还有可能是凶手为了方便运输尸体才这样的,要知道我们这位受害人可是一名成年男性,体重在一百四到一百六之间。”

“一般人可处理不动这种重量的尸体,如果凶手想要掩盖自己的杀人事实,就肯定会把第一现场收拾好。”

徐海在脑海里反复回想自己见过的死者身边的每一个人的表情和动作,最后他发现了一直以来被他忽略的小细节。

“除非我死,否则她别想再婚!”,一句话断送一条命

“梁栋!我现在需要重新去一趟死者前妻的家里,你跟我去!”徐海站起身来说,梁栋二话不说拿着车钥匙走在前面。

路上,徐海把自己忽略的事情说了出来:“刚才我们说感情类的杀人动机,说到了爱情和亲情,如果说死者和他前妻以前还有爱情的话,那么在离婚的那段时间还有离婚以后,两个人已经变成了仇人。”

“根据死者前妻刘英的邻居的证词来看,死者生前离婚后,每个一两个月的时间就会去刘英的家里闹,吵吵着一定要和刘英复婚。”

“这种骚扰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邻居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住在刘英对面的王阿姨说她最后一次见死者去闹的时间,就在死者死的前一个月。”

“那次闹的特别大,死者还嚷嚷着说有他在,她就别想再和别的男人结婚,那天王阿姨还看到刘英的父亲刘大山被气的犯了心脏病,打了120来接。”

“可奇怪就奇怪在,我那天就查了刘大山的住院记录,医生说他只住了一个星期的院,而邻居刘阿姨去说她一个月都没见到过刘大山。”

“最近一次见刘大山,就是在三四天前,也就是死者被杀之后,刘大山才再次来到女儿刘英的家里。”

“那么问题来了,在刘大山出院之后的将近二十多天里,他在哪里?干了什么吗?我刚才想起来上一次在刘英家询问的时候,刘大山还不小心打碎了一个杯子。”

“当时我以为是老人家年龄大了,可是现在想想他的一切都很不对劲,刚才我又重新看了刘大山的资料,他以前算是半个屠夫,所以杀人分尸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除非我死,否则她别想再婚!”,一句话断送一条命

半个多小时后,两人再次来到了刘英的家里,刘大山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旁边是他的外孙子,他看见警察来了也没什么反应,最后很平静的跟着他们去了警局。

“你出院之后的二十多天里去了哪里?”梁栋简单明了的问。

“我回了一趟老家,有点东西忘记拿了,年龄大了,脑子不太好使,老是忘东西。”刘大山面对审讯一点不慌乱,甚至还有点自嘲的意思。

但越是这样徐海就越觉得这个人心思深沉,有些可怕,“你会老家拿了什么?东西现在在哪里?”

“警官,不用问了,人就是我杀的,如果你们不怀疑我的话,也不会把我带到这里我来询问,我什么都交代,请不要连累我的女儿。”刘大山低头说。

梁栋和徐海对视一眼,而刘大山的思绪则回到了一个星期以前…

“我求求你啊!你就放过我女儿吧!你们已经离婚了,你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不行吗?”刘大山低声哀求王志,求他放过自己的女儿。

“想让我看着她和别人在一起结婚?看着我儿子给别人喊爹?我告诉你!那不能够!我这辈子只要不死,你们就别想摆脱我!”王志嚣张的指着自己前老丈人的鼻子。

刘大山一想到自己女儿半夜偷偷流泪,顿时怒上心头,他的余光看见了地上的一把刀,瞬间拿起来砍下…

每个人的爱并没有错,但走上极端的爱,却让人无法接受。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