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儿子开大奔,妈妈却在外流浪,有些事情并不简单

今天是赵小英在外面流浪的第一千三百六十八天,她按照往常的生活习惯从天桥洞里醒来,就着附近还算干净的水池子洗了把脸,她的头发很枯燥,但依旧被她梳得整整齐齐,然后编…

今天是赵小英在外面流浪的第一千三百六十八天,她按照往常的生活习惯从天桥洞里醒来,就着附近还算干净的水池子洗了把脸,她的头发很枯燥,但依旧被她梳得整整齐齐,然后编成一个麻花辫。

赵小英身上的衣服已经有些味道了,她虽然在流浪,但是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还在,于是她决定今天去捐衣服的救助站看一看,有没有适合自己穿的衣服。

背着自己的全部身家,其实也就是一个袋子,她便往救助站走去,一路上习惯性的看看垃圾桶里有没有饮料瓶我易拉罐或者是能卖钱的其他东西,或许是几口剩饭也行。

她走了大概一个小时才走到救助站,背后的袋子也逐渐充盈起来,看起来捡了不少的瓶子,

赵小英在救助站里面挑挑拣拣,终于捡到了适合自己的衣服。

她如获至宝,把衣服叠好放在另外一个比较干净的袋子里面,像她这样流浪的人,基本上是买不起手机的,所以只能根据太阳的位置来判断现在大概几点了。

差不多正午的时候,赵小英再次来到了一家火烧铺的门口,这家店的老板人很好,愿意把素火烧按照一元一个的价钱卖给她,要知道平时都是两块钱一个素火烧。

她熟练的坐在距离火烧铺不远处的一个石台子上,掏出一瓶凑来的矿泉水喝了两口,然后慢条斯理的开始吃手中的火烧。

她不能坐在人家的店门口,那样会影响人家的生意,如果忽略赵小英的衣服和那双脏兮兮的手,或许以她现在的姿态,别人还会以为这是外地来旅游的妇人。

就在赵小英马上就要吃完的时候,一辆宝马车突然在她身后的路边停下,车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站在原地看来两眼赵小英的身影,突然鼻子一酸走了过去。

当看清赵小英的面容后,他“噗通”一声跪在赵小英的面前,声音嘶哑的喊着:“妈!妈!真的是你吗?我终于找到你了!”男人异常的激动,引得过路的人频频看过来。

儿子开大奔,妈妈却在外流浪,有些事情并不简单

而赵小英的反应很平静,她既没有问这个男人是谁也有抱着他痛哭流涕,反而是慢细嚼慢咽的把最后一口素火烧吃完,然后收好袋子背上继续往前走。

她的午餐时间结束了,她还要继续去捡瓶子,这样今天才能多买几块钱,明天也不至于挨饿,她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跪在她面前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谁?这个男人是她的儿子,在他出现的一瞬间赵小英就知道他是自己多年未见的儿子,但是她宁可流浪也不愿意和儿子相认。

你要问她为什么?因为这并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她的亲生儿子早出生的第一天就已经死了,而现在这个只不过是她丈夫找来骗她的而已。

在那十几年的时间里,赵小英一直活在欺骗里,如果不是因为一次意外的生病,她也不会发现现在的这个儿子是个冒牌货。

在得知自己的亲生儿子早就死了之后,她就疯了,她直知道这件事情谁也不该怪,所以她选择离开,离开那个让她痛苦的回忆。

赵小英再次踏上了流浪之旅,她不知道未来的日子怎么样,但是她不后悔。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