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被绑后我被“完好无损”的送回家,不劫财不劫色的绑匪真少见

“大哥!大哥你饶了我吧!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说啊!你是想劫财还是劫色?劫色不太可能,不过我有钱啊大哥!你饶了我吧!大哥!”郊外的荒树林里,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

“大哥!大哥你饶了我吧!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说啊!你是想劫财还是劫色?劫色不太可能,不过我有钱啊大哥!你饶了我吧!大哥!”

郊外的荒树林里,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仰躺在地上惊恐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这个陌生的男人,他只不过是多喝了两杯,一觉醒来就到了这个鬼地方,搁谁谁不害怕。

再加上他的身份,他虽然称不上亿万富翁,但千万富翁还是能排的上名号的,这人把他弄到这里来百分之百是为了劫财,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了底气,在他看来,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情。

但显然王阳志想错了,无论他怎么求饶,说什么,这男人都不理他,反而还找了一个小板凳坐在他面前一直盯着他。

王阳志被他看得心里发毛,这个绑匪太奇怪了,把他绑在这里也不说话,也不要提要求,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他。

还有绑匪脸上那张纯白色只露出两只眼睛的面具,看着就吓人,就其实现在这大晚上的,他怕给自己吓出心脏病。

“大哥,你要什么你就直说行吗?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害怕,你看这晚上这树林实在是挺冷的,大哥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能做到的我一定做!”王阳志举起手保证。

可绑匪还是不说话,王阳志马上就要崩溃了,他坐在这土地上太冷了,晚上还降温,再加上这树林里阴风四起,树叶“沙沙”的响,他不仅身体冷,心也拔凉拔凉的。

被绑后我被“完好无损”的送回家,不劫财不劫色的绑匪真少见

绑匪一直不说话,他好像也感觉不到冷,就一直坐在原地看着王阳志在那里挣扎,从一开始的自信到后面的怀疑再到逐渐崩溃。

那张白色面具下的双眼死似乎透露着丝丝笑意,王阳志此时再看他,感觉就像看到了一个从地狱爬出来的魔鬼。

树林里的低温再加上精神上的高度紧张,王阳志并没有坚持多久就昏了过去,其实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就像这样一了百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王阳志头痛欲裂,他看着房间里熟悉又陌生的陈设,一时间不知道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他下床在房子转了两圈才确定,这房子就是他在郊外的一栋别墅,他隔几个月才会来一次,可今天…

他回想起昨晚上的事情,连忙打电话报警,王阳志昨晚上被折磨的够呛,他发誓一定要抓到这个恶趣味的绑匪,让他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但结果却让他失望了,经过几天的侦查,警方并没有发现他被人绑架的痕迹,而且他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构不成绑架犯罪。

王阳志不相信,警方给他看了那天晚上所有的监控,监控里明明白白的显示他在醉酒后被正常的送到了郊外的别墅,根本就没有什么被绑去树林这件事情。

一时间王阳志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这总不可能真的是他在做梦吧?不可能啊!那天晚上的场景历历在目,那么真实不可能是做梦。

他从警局回来之后直接去了郊外的别墅,虽然他很不想回来,但他总觉得这里肯定有线索,可是正当他准备在别墅小区的一个路口转弯时,没注意和一辆路虎撞上了。

虽然及时踩了刹车,但他还是被撞的脑袋有些发晕,路虎的车主也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不过保养的很好,一身的肌肉很有型。

被绑后我被“完好无损”的送回家,不劫财不劫色的绑匪真少见

“抱歉啊,刚才没注意撞到您了,您没事吧?”把王阳志从车里扶出来后,男人略带歉意的询问。

王阳志知道双方都有错,所以摆摆手不再说什么,男人看他没事,便慢慢把手收回去,就在这时,王阳志却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腕,惊惧的看着他:“是你!”

刚才男人把手伸走的时候,好像和他的脑海里一个画面重合了,他立马反应过来,那天晚上绑架他的人,左手虎口上也有一个小小的凤凰的纹身,他不会认错的!

男人笑了一下,挣脱王阳志的手,说:“先生,您是不是认错人了?今天好像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吧?”他丝毫不把王阳志放在眼里。

“不可能!那天晚上绑架我的人一定是你!你还住在这个小区,一定是你把我弄出去的!”王阳志激动的说。

谁知男人突然靠近,低声问:“这位先生,您有证据吗?难道警局没告诉您,查案是要讲究证据的吗?”

听见他的话,王阳志瞬间睁大眼睛,一股凉意从脚底涌上心头,这个男人还知道自己报了警,一定是他!

可看他有恃无恐的样子,王阳志觉得自己要悬了…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