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偏心父母葬送儿子前程,他们最终得了报应

昨天夜里刚刚下完一场小雨,道路上还有些湿漉漉的,小雪有些烦躁的看着阳台上被雨水打湿的衣服,伸手把它们都拿下来。“烦死了,这天气预报也太不准了吧!也没说序昨天晚上…

昨天夜里刚刚下完一场小雨,道路上还有些湿漉漉的,小雪有些烦躁的看着阳台上被雨水打湿的衣服,伸手把它们都拿下来。

“烦死了,这天气预报也太不准了吧!也没说序昨天晚上会下雨啊!这下衣服都要重新洗了,我都快没衣服穿了!”

小雪一边念叨一边把衣服都重新放在洗衣机里,正当她要重新放上洗衣液的时候,她好像看见了什么,然后睁大眼睛惊恐的往后退了两步。

半个小时候,梁栋带人来到了小雪这个不算大的房子,查看现场的情况。

“就是这里,昨天晚上突然下雨我忘了收衣服,衣服都被淋湿了,所以我都拿下来准备重新洗。”

“可是就在我要倒洗衣液的时候,突然发现衣服上沾了好多的红色的东西,好像是血迹,我当时还奇怪,怎么会有血迹。”

“然后我就去阳台上看,发现地上也有,但是都已经凝固了,都是从楼上的阳台上滴下来的,我看着不像是假的,就打电话报了警。”

偏心父母葬送儿子前程,他们最终得了报应

小雪仔细解释着早上看到的场景,没有任何细节落下,她觉得要真是遇上那种事情,她真的是够倒霉的。

“你带人去楼上看看,我随后就到。”梁栋看了眼阳台,然后让身后的徐海带人上去。

“你知道楼上住的什么人吗?平时和他们有交往吗?”梁栋又问了小雪几个问题。

“这房子是我上班租的,楼上的人我基本上都没见过,我这上班都是早出晚归,也没碰上过几次。”

“不过楼上住的好像是一对老年人,他们家有一条小狗,以前楼上总是在晚上砸东西,弄出来的噪音很烦人。”小雪不好意思的笑笑。

“然后我就上去敲门,他们说给小狗砸狗粮的,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倒是没有声音了。”小雪想了想说。

梁栋点点头,然后又问了几个问题上楼了,留人继续对现场进行拍照取证。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梁栋一到楼上的房间,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这不禁让他皱了皱眉头。

“我们在阳台上发现了大量的血迹,但是尸体却是在卧室的床底下发现的,阳台是第一案发现场,死者在被杀害后被人拖到了卧室。”徐海说。

看着屋里从阳台延伸到卧室门口的血迹,梁栋抬脚向阳台走去,不得不说这场面确实挺残忍的,大量的血迹聚集在阳台。

怪不得都能滴落到楼下,法医陈一凡正在卧室检查尸体,“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在昨天晚上的十一点到凌晨三点之间。”

“死因暂时不能确定,他身上的伤口太多了,不能判断到底哪一个地方是致命伤,不过在死者的指甲盖里提取出了皮肤组织,回到局里我会立刻做DNA比对。”

陈一凡摘下口罩,帮着把尸体装进袋子,他要带回去做尸检,今天晚上又有的忙了。

偏心父母葬送儿子前程,他们最终得了报应

梁栋把这房子都转了一圈,看着桌子上的灰尘程度,得有半个月没有人在这里住了,他也看见了放在卧室的那张全家福。

死者的身份比较明确,是这家人的大儿子,他立刻让人去联系了这家人,同时看着照片有一瞬间出神。

下午五点,陈一凡拿着检测结果找到了梁栋。

“从死者的指甲盖里提取出来额皮肤组织,我们首先和死者进行了一个比对,发现不是死者的,但是和死者有血缘关系。”

说到这里,陈一凡顿了一下,“简单来说,凶手和死者极有可能是亲兄弟。”

梁栋抬头看着他,没多久,他们就在一家小宾馆抓到了死者王志的弟弟王耀。

“说说吧,你为什么要杀害你哥哥,哥俩有什么深仇大恨到了非要置对方于死地的地步。”梁栋坐在审讯室里问王耀。

“深仇大恨?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总之,就是一瞬间的念头吧。”王耀没什么精神的说。

“你杀了你哥哥,你也是要坐牢的,你难道就没考虑过你年迈的父母吗?”徐海准备打感情牌。

“父母?他们配叫父母吗?如果不是他们偏心,我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王耀一下子激动起来。

原来,他们的父母很偏心大儿子,从小都是无论吃的喝的都是大儿子优先,上大学的时候,王耀的成绩很好,是能上一本的。

可是他爸妈把钱都给了他哥,让他娶媳妇,就这样好好的一个大学苗子就断送了,他也只能凭着高中学历碌碌无为的混着,心里怎么能没有恨。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