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如果可以,我想替你承受痛苦”,娇弱闺蜜命不久矣

“文雅小心!”我一声惊呼,只是话音刚落,我和闺蜜文雅便双双摔倒在地,疼的龇牙咧嘴。尤其在最底下的我,感觉手臂上一片火辣辣的,应该是蹭破了,闺蜜文雅挣扎着站起来,…

“文雅小心!”我一声惊呼,只是话音刚落,我和闺蜜文雅便双双摔倒在地,疼的龇牙咧嘴。

尤其在最底下的我,感觉手臂上一片火辣辣的,应该是蹭破了,闺蜜文雅挣扎着站起来,紧接着又把我扶了起来。

我看着周围人看好戏的眼神,心里那叫一个生气啊,我怎么也没想我和闺蜜会在公交上被人挤倒,前前后后差不多八个人,就一直挤我和闺蜜。

要不是现在在公交上我连站都站不稳,我真想找他们挨个理论,而且他们把我们挤倒以后也不知道来扶一把,就站在旁边看好戏,这些人怎么这么没有素质!

“你没事吧?”我站起来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向文雅,我身体壮,摔两下没事,但是她不行,从小就是个药罐子,弱的不行。

“我没事,没受伤,你怎么样?”文雅紧张的看向我,我摇了摇头,虽然我手臂上的伤很痛,但我没打算在她面前表现出来。

“哎呀!都流血了!怎么会没事!”文雅往下一看,一滴血正巧落在地上,我这才认命的低头看了看,觉得还好。

“没关系,不严重,我回家用水冲一冲,用酒精消消毒就好了。”我不怎么在意的说,虽然看着吓人,但是我自己的手我知道,没什么大问题,也没伤到要害。

“不行!都流血了怎么能没关系呢?必须马上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文雅紧张的说。

其实我是想说真没事的,我也没有她那么娇弱,但是这话我也不能说啊,说出来她肯定会伤心的。

“司机师傅!我们在下一站下车!”文雅伸直脖子踮起脚尖冲着前面的司机喊到,我无奈的摇摇头,没有阻止她。

这时旁边一个阿姨递过来几张卫生纸,我看看她,最后道了声谢谢接过来在手臂上擦了擦血。

其实刚才这个阿姨也是挤倒她和文雅的八人之一,如果当时他们能稍微的注意一下,我也不至于手臂会受伤。

但是事情一码归一码,人家递给我卫生纸,我也没有不接的理由,文雅也从自己的小包包里拿出几张卫生纸给我擦,小心翼翼的避开我的伤口。

“如果可以,我想替你承受痛苦”,娇弱闺蜜命不久矣

三四分钟后,我们下了公交车,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附近的一个医院,好巧不巧,就是文雅经常去的那一家医院。

到了医院后我们直接挂号去了外伤科,医生给我清洗了伤口,然后上药包扎,可能是胳膊擦伤的面积有些大,所以手臂上缠了比较宽的一圈纱布。

看起来很吓人,但实际上没什么事情。

处理伤口的时候,文雅在外面等着,我怕她看见我的伤口忍不住哭出来,怎么说呢?她就是这么一个…比较较弱的女生。

可是在我包扎完出去的时候,却没看见文雅的身影,我想打电话给她,但是却突然想起来我的手机也在她那里。

我以为她去厕所了,又去厕所找了一圈,发现她还是不在,这可就奇了怪了,她不在外面好好待着等我,能跑到哪里去?

突然,想起来一个可能,于是皱着眉头,抬着受伤的左手臂走向电梯口的方向,看着电梯一直到了六楼,我才下去。

说起来,我对这个医院也算是熟悉,因为经常陪文雅来这里看病拿药,六楼的医生和护士基本上都认识我们。

刚到六楼,我就看见了护士小丽,我问她文雅刚才是不是上来了,她点点头指了指比较靠里的办公室说:“去刘主任的办公室了。”

我说了声谢谢,然后踱步去了刘主任办公室,不过快走到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直到走到门口,我才停下来,没有进去。

办公室里,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传进我的耳朵里。

“刘主任,我想知道如果我这个病不做手术的话,我还能…还能有多少时间?”文雅的声音有些艰难,我在门外也攥紧了右手。

“如果不做手术我,最多也就三年吧,你可要考虑好,你还年轻,进行手术还是有很大的治愈希望。”刘主任苦口婆心的劝说。

“…”

接下来的对话我没再听,就刚才那一段对话,已经让我的心口堵得不成样子。

其实有时候我也在怨老天爷,为什么一定要把那种折磨人的病放在她身上,可是后来一想,如果我们无法改变命运,那就试着去接受它。

可文雅…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