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悬疑故事:出租屋里的爱恨情仇

一个狭小的出租屋里面,一个长发女生正一边敷面膜一边打电话,身上穿着粉色的吊带睡衣,看起来性感极了。也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些什么,惹得她哈哈笑,但是笑声又很压制…

一个狭小的出租屋里面,一个长发女生正一边敷面膜一边打电话,身上穿着粉色的吊带睡衣,看起来性感极了。

也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些什么,惹得她哈哈笑,但是笑声又很压制,似乎带着点矫揉造作。

这时出租屋的门外传来敲门声,女生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看看时间,都快十一点了,这大晚上的谁会敲她家的门?

她本不想搭理,但是门外的人似乎很有耐心,一副她要是不开门就一直敲下去的架势,小雪怕再这样下去,邻居会找上门来,只好走过去透过猫眼看看到底是谁在敲门。

当她看见那张烦人的脸时,她顿时不想开门,可是他一直敲门,小雪也不能不管,于是只能让电话那边的人稍等一下,然后开门。

“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么晚来……”一句话还没说完,小雪就睁大了眼睛瞪着门口的那个人,缓缓的低下头看见已经没入自己腹部的刀。

小雪倒在血泊中,电话那边的人似乎等不及了,一直叫着小雪的名字,这时躺在地上的手机被一只沾着血迹的手按了一下,电话被挂断了。

两天后,警方接到报案,说是在一个出租屋里发现了一具女尸,于是刑警大队队长梁栋立刻带着人过去。

悬疑故事:出租屋里的爱恨情仇

刚一进去他就皱了眉头,满屋的苍蝇满天飞,他一个有洁癖的人真的快受不了了。

在他来之前,痕检科和法医科的人都来了,正在取证和检查尸体,梁栋看见陈一凡带着手套在招了苍蝇的尸体上摸来摸去,决定一个星期之内都不会和他一起吃饭喝酒了。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梁栋忍着心里的不适应蹲在尸体旁边,看着陈一凡,看了这半天,应该是有新发现的。

“目前看来,死者身上除了腹部这一个伤口,并没有其他的伤口,身上也没有挣扎的痕迹,而且腹部的伤口大概有七八厘米这么深,这么深的伤口只能是凶手和死者距离很近才能产生。”

“就像现在这样。”陈一凡示意梁栋和他一起站起来,然后靠近一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到十五厘米,非常近,他做了一个捅刀的动作,说明这就是凶手杀人的手法。

“而且你看从门口到这里的拖痕,说明凶手是在门口的位置杀了死者,然后又把她拖到屋子里,关上门走了,似乎只是单纯的不想让人发现她已经死了。”

“这么近的距离,凶手和死者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梁栋想着这个问题。

“这种距离能接触死者的,只有两种人,一是熟人,所以死者才没有做出反抗的举动,二是快递员或者外卖员,他们趁死者开门不注意的时候,很有可能突然上前一步把刀捅在死者身上,造成伤亡。”陈一凡帮着分析。

梁栋听的直点头,于是立刻吩咐身后的下属去查死者小雪的人际关系,看看她有哪些朋友或者熟人在周围,再一一排除他们的嫌疑。

第二天下午,警局办公室。

“经过我们对死者小雪的手机进行调查,最近的半个月内,她并没有什么快递,昨天一整天也没有点外卖,所以这种情况可以排除。”

“另外我们还在死者的手机上发现了血迹,我们发现她的最后一通电话是和一个叫王志的男人打的。”

“那个男人说了,三天前的晚上他确实是在和小雪打电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挂了,好像是她家里来了什么人,她去开门。”

悬疑故事:出租屋里的爱恨情仇

“听她话里的意思,两个人好像还认识,没多久他就听见重物倒地的声音,然后电话就被挂了。”徐海汇报完毕,等着梁栋说话。

“查到和小雪有亲近关系的人了吗?”

“查到了一个,而且三天前的案发时间,他没有不在场的证明,我们已经把他监控起来了。”徐海回答。

“立刻把人带到警局。”梁栋说。

晚上七点半,审讯室的灯亮了起来,陈同眼睛受不了光的刺激,于是只能低下头,梁栋看不见他的表情,不过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说说吧,三天前的晚上你去哪里了?”梁栋发问。

陈同闭了闭眼睛,随后无所谓的说:“去杀人了,杀了我的前女友,你们不就是因为这个才把我抓到这里来的吗?”

“你为什么要杀害小雪?”

“为什么?自然是因为她不听话啊,谁让她和我在一起还去想着别的男人呢?这样的女人我怎么能忍受的了呢?”

陈同的话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就像小雪是他的所有物一样,但这样是不对的,在爱情里,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