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悬疑故事:感情不专一的悲剧

灯红酒绿的会所内,一个穿着休闲衬衫外加西装裤的男子坐在包间的正中间,他的两边都坐着年轻貌美的女子,一个给他喂酒,一个给他递水果。从他脸上看不出来开心不开心,总之…

灯红酒绿的会所内,一个穿着休闲衬衫外加西装裤的男子坐在包间的正中间,他的两边都坐着年轻貌美的女子,一个给他喂酒,一个给他递水果。

从他脸上看不出来开心不开心,总之对于两个人的动作没有抵触,包厢里还有其他人,都是今天来喝酒的朋友。

“分手快乐!祝我快乐!没了这个明天还有更好的!分手快乐…”此时整个包厢都充斥着这凄惨的歌声。

唱歌的那个人喝多了,他也是因为分手才来喝酒的,喝到伤心处自然要应景的唱两句,虽然嘴上说着分手快乐,但是他现在一点都不快乐。

坐在正中间的那个男人似乎是听烦了,于是起身离开位置,去了包厢自带的洗手间,他身边的那两个女人就一直在原来的位置等着。

“哎?陈哥呢?”一个朋友看见位置上没人,问了一声。

“他刚刚去洗手间了,但现在还没回来。”一个女人说,朋友点点头,又过了十几分钟,陈同还是没回来,他奇怪的起来去洗手间查看。

可是他一用力居然没推开洗手间的门,他只好再叫了两个朋友来,三个人合力终于把门推开了,但里面的场景把他们吓了一跳。

悬疑故事:感情不专一的悲剧

只见陈同闭着眼坐在马桶盖上,双腿蹬直,双臂自然下垂,一副睡着的样子,可是他的朋友上前叫他,却发现他早已经没了呼吸。

半个小时后,警方到达了现场,戴着口罩的陈一凡率先走进了包间那个狭小的洗手间,陈同的尸体没被动过,他还是那个状态。

陈一凡一走近就闻到了大量的酒味,其中还掺杂着一点化学药品的味道,但是他目前只靠鼻子还分不清这到底是什么化学药品。

他查看了陈一凡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外伤,甚至身上还带着一点体温,他只好站起来说:“具体死因现在看不出来,我要把尸体带回去尸检。”

梁栋点点头让人帮他把尸体抬上车带走了,他则留下来查看现场的情况。

“今天的酒局是我组的,因为杜飞和他朋友分了手,嚷嚷着要一醉解千愁,所以我就找了朋友来喝酒,警官,陈同的死和我真的没有关系,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王明朗坐在审讯室里激动的解释着,他就是去洗手间找陈同的那个人,作为东道主他第一个有嫌疑。

梁栋看着他这个样子也不像说谎的,于是问:“你们眼里,陈同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平时有什么仇家吗?或者和谁发生过争执?”

“这…陈同这人吧,除了爱玩一点也没什么毛病,就是换女朋友换的比较勤而已,对了,我这里有他现在女友的联系方式,就在我手机里!”王明朗突然想到这件事情。

梁栋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王明朗有些尴尬的低下头摸了摸鼻子,他只是上次见到那个女孩漂亮,一时心痒才加了联系方式。

悬疑故事:感情不专一的悲剧

“陈同?我们一个星期前就分手了,他这个渣男,脚踏两条船,我才不要和他在一起,一想起他刚开始和我说的甜言蜜语我就恶心。”女生一脸恶寒的说。

梁栋听到她的话挑了挑眉头,看来这个陈同还不是一般的渣啊,录完口供后,女生背着包脚上穿着高跟鞋“咔咔”的走了。

梁栋转身去了解剖室,“经过化验,死者陈同的死因是中毒,在他体内验出了氯化氢,初步判定是有人把氯化氢涂在了手帕或者毛巾之类的东西上然后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捂住了他的口鼻。”

“当时死者呈醉酒状态,反抗不了,再加上了氯化氢是剧毒,没多久他就中毒死了,可是即便他不中毒也活不了多长时间。”陈一凡说到。

“你什么意思?”梁栋看他。“他得了癌症,晚期,没有几个月可活了。”陈一凡把病历本递给他。

“你知不知道就算你不杀陈同,顶多一年以后他就会死?”梁栋看着面前的人,经过排查监控,他们找到了犯罪嫌疑人,令人意外的是,是个女人。

“那有怎么样?他就算再多活一天,我都觉得他脏了空气,这样的男人就应该早点离开这个世界,他活着没什么价值,只会祸害女人。”女人面无表情的说。

曾经她和陈同也是热恋的情侣,但是当她发现陈同在和她交往的同时还和其他两个甚至更多的女生有来往时,她的心就已经死了。

若是她的爱不能专一,那么那个男人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相亲找对象微信搜索“寻爱相亲网”
也可以加微信:yunanxqw悬疑故事:感情不专一的悲剧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