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舔狗网首页
  2. 情感专区

“飘”来的客人太稀奇,但主人的迎接方式更奇葩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嘛咪嘛咪吽!嘛咪嘛咪吽!”管阔的后院里,一个身穿道袍,留着三角羊胡子的老道士正手持桃木围着一个祭祀桌转来转去,左手食指中指并拢…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嘛咪嘛咪吽!嘛咪嘛咪吽!”管阔的后院里,一个身穿道袍,留着三角羊胡子的老道士正手持桃木围着一个祭祀桌转来转去,左手食指中指并拢放在嘴边,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因为此时已经临近子时,时不时吹来的风吹得人瑟瑟发抖,但是他们旁观的人不敢动,因为道士说了,不可轻举妄动。

道士围着桌子正转了三圈,反转了三圈,然后又重新回到供桌前面,拿起碗中的黄酒喝了一口,有举起一张燃了火的黄符,把酒吐上去,随即引起一阵火焰。

旁观的周老爷周夫人都觉得一阵惊奇,可是在一旁的周长生却笑了笑,这个老道士一开口,他就知道这肯定是个骗子。

他明明是个道士,嘴里念着太上老君倒是没什么,可后来的“嘛咪嘛咪吽”让他差点笑出来,这可是佛家的咒语,这混着念可还行。

还有这火焰,给他一口酒和一点火苗他也能燃出火焰,也就在他爹娘眼里,这还是个稀奇事情,他但是要看看这老道士到底能不能抓到所谓的鬼。

吹完火焰后,老道士假装跟随着指引来到了一个假山的后面,他又把燃着火的一张黄符扔在了假山里面,看着他燃成灰烬后,好似松了一口气。

“飘”来的客人太稀奇,但主人的迎接方式更奇葩

“周老爷,贵府的阴邪之物已经被我尽数除去,周老爷可以放心了。”老道士摆了摆手指着假山说到,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周老爷赶紧上前拱手道谢,然后又给了好多银子,再把老道士请到了客房休息,他们家这阴邪之物困扰他好长时间了,一直搅得他睡不好觉。

如今被道士除了去,他也总算安心了,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快丑时了,可就在他刚刚入睡的那一刻,他的耳边又传来了“吱吱”的响声,就好像有人用长指甲在他的床头上划。

周老爷立刻醒了过来,他此时除了烦躁害怕还有生气,因为那个道士是骗他的,家里的阴邪之物并没有被除去,依旧存在。

“周老爷,这酬劳贫道还是还给您吧,您府上的东西太厉害,贫道法力浅薄,怕是对付不了,就此告辞,后会无期。”那个老道士说完,便提着箱子跑了。

周老爷也不想和他计较,也就任由他去了,而周长生也知道那个东西又来了,因为他刚才看见了。

没错,他是能看见鬼的,从小就这样,只不过他一直表现的很正常,这件事情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刚才那个女鬼就是从他的窗口前飘过去的。

周长生有些奇怪,因为他记得昨天明明是个男鬼来捣乱的,虽然两个人都是一头长发,但男女特征还是很明显的的。

他披着衣服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并没有去找他的爹娘,而是来到了假山这一边,他要在这里蹲点,分着鬼经过。

就在他困得快要睡着的时候,今天晚上的女鬼正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经过,“等一下!”他连忙打起精神喊到,女鬼的身影顿了一下,随即又开始飘。

“飘”来的客人太稀奇,但主人的迎接方式更奇葩

“等一下,那个女鬼!你等一下!”周长生就差拦在她面前了,女鬼脸色复杂的看着他,缓缓问:“你能看见我?”

“废话,看不见你我干嘛要喊你啊!”因为等着时间有些长,再加上这些鬼这些日子老是来他们家捣乱,所以他的语气并不怎么好。

“你居然能看见我?你想干什么?”女鬼警惕的看着周长生,一副随时要跑的样子,她当了这么长时间的鬼还是第一次和人交流。

“我问你,你和你那些同伙儿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老是来我们家捣乱?是我爹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事情还是怎么样?你们这样真的很烦人哎!”他直截了当的问。

女鬼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思考了一下,还是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其实我们和你们家没什么丑,但是吧,也有那么点关系。”

“什么关系?”周长生疑惑的问。

“前段时间有人给你们家送了一盆红珊瑚,用来栽种红珊瑚的土,里面有我同伴的骨灰,所以我们想拿回那盆土,原本只要你们把它搬出来即可,可谁知道根本就没人在意。”

“我们就只好用这种法子让你们不要再住在那个房间,然后趁着晚上没人打的时候我们想办法把土弄出来。”

听完她的话,周长生彻底沉默了,过了一会他才开口:“在这里等着。”说完他就走了,他是去搬那盆红珊瑚的,早知道他就不收这盆红珊瑚了,真是个祸害!

特别申明:本站的主旨在于收集舔狗日常,给小伙伴提供便利。网站所收集到的公开内容均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也不对网站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